当前位置:中国城乡环卫网首页 >> 人物访谈 >> 环卫先锋 >> 局长社区>> 内容
爱心悠悠——记南通启东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局长施兰英
2011/12/23 9:05:15 来源: 启东廉政网   责任编辑:墨玟

  

    2006年7月14日,接到调令,施兰英深情地凝视了一阵亲手创建的启东市社会矛盾纠纷调处中心。两年来,她和调处中心的同志们首开全省乃至全国社会矛盾纠纷综合调处之先河,“上为党委政府分忧、下为百姓群众解难”,积极化解各种社会矛盾纠纷,先后荣获启东市集体三等功和南通市十佳调处中心等多项荣誉。第二天,施兰英就风风火火地来到了新的工作岗位——启东市城管执法局。

  爱本职工作——时间这样安排

  2006年7月中旬,酷暑难耐。早上5点30分,启东市城管执法局一名工作人员来到紫薇公园,只见一个女同志停在公园门口的马路菜场边与菜贩交谈。“这不是刚调来的施兰英局长吗?”施兰英见城管执法队员来了,简单叮嘱几句后,又骑轻骑奔向别处。天天遇到施兰英的城管执法大队的同志说:“我们起得早,想不到施局长比我们更早。”

  机关8点上班,施兰英7点30分左右就到了办公室。白天,她工作的弦绷得很紧很紧。只要抽得出时间,她就外出调查研究,现场解决问题。2006年10月中旬的一天上午,城管执法局一个老同志从启东中医院出来,只见一个女同志一手拎着塑料袋,一手捡着路边的飘洒垃圾。奇怪!清洁工人都用扫帚,她怎么用手?仔细一瞧,惊呆了:“施局长,你这是……”平时未说先笑的施兰英异常严峻:“看看,这是丢我们城管人的脸!”局里的同志闻讯赶来,边捡垃圾边开现场会。随后,环卫处保洁员增加了清扫密度,延长了保洁时间,路面卫生面貌焕然一新。

  “施兰英局长办公室的灯十有八九要亮到10点以后,大年初一晚上也是这样。”不是批阅文件、撰写材料,就是学习城管法律法规和先进单位经验……遇到突发事件,就马上赶赴现场。2007年2月下旬的一天夜里,她接到一个市民电话,称某建筑工地北侧路面泥浆满地,他骑车摔了一跤。施兰英和渣土管理科的同志马上赶去,见施工车辆抛洒严重,当即叫来工程负责人,责令在天亮之前清扫干净。工人们动手了,她才离开。

  深夜,上床休息了,施兰英脑子还在运转。突然来了“灵感”,她就拿起一直放在床头的纸和笔记录下来。

  施兰英对自己生活上和家里的事就没有这么上心了。2006年8月,在她母亲弥留之际,她还是为了解决城管执法中的难点问题,毅然带领中层干部去扬中考察学习。许多同志劝她,老母病危,看来一两天也挨不过去,你还是另派他人带队吧。施兰英含泪向母亲说:“妈,我去去就回来看您,您一定要好好的!”没想到,此话成了永别,母亲没能等到女儿回来就永远离开了人世。

  爱弱势群体——头绪这样理顺

  启东市是苏北第一家在城市管理领域实施相对集中行政处罚权的县市,城管执法工作头绪多、任务重。店外店、摊外摊、违法建筑、小商小贩和菜农占道经营等问题,影响市容市貌和交通秩序,市民反响强烈。城管执法工作一度内外交困,声誉大跌,曾在“万人评议机关”活动中名列全市“倒二”。

  对此,施兰英到任后并未“下车伊始”瞎指挥,而是深入一线重调研。她召开了本系统老干部、汇龙镇街道和社区工作站负责人、市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三个座谈会,向机关各部门发放500多份征求意见表,到“农工商”广场面对面听取市民意见,提出了“堵疏结合,以疏为主”的整治方案。

  俗话说:“工商管富人,公安管坏人,城管管穷人”。跟流摊打交道,烦人事真不少。有个常在闹市区的流摊A某被制止后,就经常把才几个月的孩子拖到市容环卫科,还带来了不少尿布,打“持久战”。工作人员左说不听,右劝不服。施兰英一了解,A某妻子有残疾,家庭生活确实困难,就征求他意见。A某说:“流摊不行,那就让我在街巷边办个奶亭。”可办亭子的规划属建设局管,施兰英多次与建设局协商,帮他解决了这个难题。A某十分感谢城管人员,大年初一,还给施兰英发了拜年短消息。

  城市管理要强化,流动摊贩要生存,如何从根本上解决这个矛盾?施兰英通过调查研究,多方协商,把长兴街的200多个摊位增加到400多个,还在市区规范了200多个水果摊位、60多个修理摊位、31个便民早餐点、36个邮亭、奶亭,从规划选址到亭子制式,事必躬亲,一丝不苟。她积极向上争取,在闹市区的“文峰大世界”旁边建一个占地7亩的小商品市场的规划已得到市政府批准,从根本上缓解了管与被管的矛盾。

  树立文明执法形象,是施兰英工作的着力点。2006年9月的执法队伍教育整顿动员会上,播放了请市效能办、电视台暗访的执法人员不文明执法的录像片,许多执法人员羞红了脸,低下了头。从此,“树立文明形象、打造城管铁军”的口号深入人心。施兰英在严格要求的同时,又十分关爱执法队员。城管执法的对象,大多是弱势群体,一些市民见道路受阻、有违法建筑时对城管有意见,但执法时,有些市民又反过来同情支持他们,城管人员常常遭到围攻、谩骂甚至殴打,倒成了“弱势群体”。今年2月20日下午,汇龙镇克明村一群众违法建房,城管人员执法时,被数百名群众围攻,8个人挨打,其中机动中队副队长龚晓薇伤重需住院。正在接待外市城管考察团的施兰英打了声招呼就直奔医院,帮助协调办理各种手续,安抚城管人员,联合公安部门进行调查取证,直忙到凌晨2点才回家。早上5点30分,她又同班子成员赶到了病房,送上了“委屈奖”。

  2006年8月,“麦莎”台风袭击启东,大批果农损失惨重。施兰英在母亲治丧期间,抽出半天时间,规划路段,帮助安排临时摊点,尽量减少果农损失……

  一桩桩、一件件小事,温暖了被管理对象和城管人员的心。局里制订的30多项规章制度顺利贯彻,许多老大难问题迎刃而解,市容市貌、规划监察、环境卫生、物业管理等各项工作齐头并进。2005年度,启东市城管执法局被评为南通市城管系统依法行政先进集体,施兰英当选南通市“十佳”廉政勤政好干部。

  爱党的形象——洁身这样严格

  家里门关紧点,办公室门开大点。这是施兰英当上领导干部以后自觉预防腐败的“决窍”。陌生人上门送礼,她家里人都不开门,说有事上办公室去谈。可熟人上门总得接待呀! 一天晚上,有个熟人受人之托上门,施兰英不在,他直奔主题,丢下礼品就走人了。施兰英第二天就让人退回去了。2006年8月6日,施兰英母亲病故。施兰英就让人在宅前竖块‘机关来人,一概免礼’的牌子。不少机关单位送来了礼金、礼品,她一律按照当地风俗,附上红纸,当场退还。可也有防不胜防的,一个镇城管中队丢下300元礼金,开车就走。这钱怎么处理?有人建议入到亲人的人情帐里。施兰英怎么也不同意,执意请人退还。今年春节前,某商业企业多次打电话给施兰英,说有点“小意思”请她去拿。施兰英就是不去。该单位派人送上门,也被婉言谢绝。

  收费和罚款数额,有一定弹性,有些人就来找施兰英,她坚持大事由局党委集体研究,具体问题与来人一同到职能科室去谈,严格按规矩办事。有些人坚持要在施兰英办公室谈,施兰英就请分管局长和职能科室人员一起参加,敞开门欢迎别人“旁听”。但这也并非无隙可乘。一次,有个企业对违章罚款的行政处罚决定迟迟不予履行,却趁旁人不在,到施兰英办公室塞了一个厚厚的“信封”。施兰英当即叫来会计:“这是某单位缴的罚款,请代收开还凭据。”来人一下傻了眼。

  有人问施兰英:拒贿,是怕“触电”?收点小礼品小礼金,上不了纲,你这是何苦? 施兰英语重心长:“虽然我个人的影响微不足道,但我想通过自己的努力,为提升党员干部在群众心目中的形象作点贡献。”

download book
pay daypayday loans for bad creditpayday loans mn24 hour payday loanfast cash payday loans
发表评论 已有0位对此文章感兴趣的网友发表了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